通過老歌收藏家Edwin雷先生的介紹,我有幸認識了老上海時代流行音樂的紅歌星梁萍女士。現如今快九十高齡的梁萍目前在美國安享晚年,有兩個女兒及四個外孫。由於她熱心公益,助人為樂。舊金山灣區的朋友們都尊稱她梁媽媽
一轉眼認識梁媽媽已經兩年多了。她不但傳授我如何唱老歌,如何練習發聲,如何理解老歌。還分享了很多昔日明星,如姚莉,李香蘭,陳歌辛,姚敏等他們的故事給我聽。故事中的各種酸甜苦辣和每一個角色中的人物在梁媽媽的敘述中都變成了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圍繞在我的周圍。我不止是在聽,而是感受到了,似乎真的是看到了那些年的那些事......

      

從18歲正式出道踏上職業歌手生涯以來,我努力過,熱情過,歡快過,但在稍有一點名氣的時侯則越迷茫。合作過的唱片公司都只看市場,音樂只是一種商品。 歌唱不再給我歡樂和憧憬。

 

什麼才是最好的流行音樂?如何通過歌曲傳遞一種文化?直到2012年我和「老歌」相遇,才告別了那段苦悶,走上了回復傳統藝術之路。

所謂「老歌」是指30、40年代的老上海流行歌曲,被譽為近百年來中國流行音樂最頂尖的音樂作品。提到老歌不能不提金嗓子周旋,但在研究她的歌曲時卻怎麼也聽不出其歌聲有多甜美。
這是怎麼回事呢?


正在這時,我遇到了灣區老唱片收藏家Edwin雷。他告訴我:「現在網絡上很多老歌不好聽是因為舊黑膠唱片轉成現在的碟片過程中有誤,導致歌手聲音走樣、失真,其實周旋的聲音很圓潤很美,像天鵝絨般很有質感。」


我試著唱了一首《不了情》給雷先生聽。本以為會得到些許誇獎,誰知他卻問:「為什麼那麼多轉音?太多技巧,聽不出你的真心在哪裡。」我沉默揣摩了一下他的話又唱了一次。「好多了,」他說,「樸實內斂了很多。」前後僅僅十幾分鐘的練習讓我豁然明白:“自然的完美和感動是一種境界。而為了完美去完美,為了感動而感動,心就會不純。”


之後我又跟《王昭君》的原唱——梁萍女士學習唱老歌。她幫我練習發聲,教我如何理解老歌,也講了很多昔日明星,如李香蘭、姚莉、陳歌辛等的故事給我聽。我的思緒被帶進了十里洋場的大上海,彷彿看到了那個年代的音樂人們是怎樣開創了流行音樂的第一個輝煌時代。老前輩們的指導和幫助,使我對老歌的理解和欣賞不再停留在表面。


用心再去聆聽,周旋的《風雨中的搖籃曲》是那麼輕柔、安詳和甜美;白光這位三十年代的奇女子,其歌聲是那麼自由奔放而不做作;吳音鶯這位鼻音小調歌后特有的羞澀和溫柔,宛如小家碧玉;姚莉的《重逢》則是那麼高貴、華麗;梁萍的《小雲雀》不但令人心情舒暢,還有紓解鄉情的功效……。上海老歌的旋律中所蘊含的中華傳統文化的特質和古人意識,讓我的內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平和與喜悅。


老歌的咬字發音和現在的處理方法有很大的不同。通常只講唱歌要字正腔圓,但老歌為了配合歌曲的韻味和意境會有所調整,未必每個字都要唱得那麼圓,有時候是收著和含著咬字。女生唱高音的時候聲音位置要高,唱到最高音輕輕一碰很圓滑的走下來,尾聲不能發出那種很重很大的聲音,因為老歌的內涵大多都很平和富有詩意,即使是舞曲也都很浪漫高貴,重在韻味和意境,一切技巧都要服務於歌曲的韻和意, 傳遞那份對生活的贊美和感恩。


回想早期在大陸錄製唱片的時候,哪一個字唱的不夠美,製作人會讓我重複唱,直到把每一個字補到完美為止。但是在大陸以外的製作團隊完全不同,如果有對某個字不滿意,要求就補這一個字的時候,他們一定拒絕。他們只會讓我從頭到尾再唱一遍,或最低要求重唱某一段,絕對不允許補某個字進去。理由是:“補進去的聲音再完美也是電腦合成的東西,雖然聽起來整齊沒有缺憾,但很機械失去人性化和真實感。”當時只是讓我覺得國內國外音樂人秉持的精神和要求不同,各有各的道理。現在回憶起豁然又體悟許多。


此時我也明白了為何當初我不喜歡老歌。因為它的平和無法讓我表達糾結痛苦的情感,也不能使我達到很嗨很興奮。然而「憂而不傷」「樂不生悲」才是有益身心健康的良好狀態。如今的我真的好喜歡老歌,它如陳年佳釀,令人陶醉。每天練唱五六個小時,越唱越開心, 充滿喜悅。

幫我製作整個演唱會的團隊是本土的喜緣樂社。我們的理念是做出有中原民族特色的、中西音樂合壁的流行音樂,回歸一種善與平和的藝術文化。


為了實現這一理念,希望能有更多的音樂人加入我們的樂社。我們需要能演奏大提琴、小提琴、大貝斯、小號、薩克斯、吉他、鋼琴、長笛、琵琶、二胡、古箏和古琴的樂手,以及能唱和聲男女歌手若干


小時候喜愛唱歌的我不懂名利,只知道喜歡和開心。而成年後在社會上打拼的我則有了名利之心,因為有了成就才出人頭地,有了金錢才可以讓自己和家人過上好日子。但是今天的梅楣做音樂,唱老歌辦演唱會,無關生存,更不追求名利。因為老歌在我心目中不止是歌,不止是歷史,它是一種需要承傳下去的文化藝術。


中文電台“細聽老歌話當年”節目主持人Ewind雷, 梁萍與梅楣

梁萍梅楣

梅楣老上海流行音樂

與梁媽媽的交談當中,得知她出生在上海一個書香門第。祖父梁琴軒,父梁燕雲。她自小在學校成績名列前茅,尤其是歌唱成績更是班中之冠。十五歲時以第一名考入百代唱片公司。當時她得到嚴華,姚敏,姚莉及黎錦光等多方指導,對時代曲的歌唱技巧,獲益良多。最廣為人知的是流傳至今膾炙人口的《王昭君》就是黎錦光先生專門為梁萍度身打造的作品,在當年令她一曲走紅歌壇。她最受歡迎的歌曲還包括黎錦光作詞作曲的《少年的我》,劉如曾作曲的《春來人不來》,梁萍作曲姚敏修改的《不老的爸爸》,以及梁萍作曲黎錦光修改的《千里盼知音》等......
梁媽媽不止一次的對我以及身邊的朋友們說:“她的一生最高興的事是考入百代唱片公司,而最令她心痛的是她考取英國一所音專,因為當時缺乏經濟能力而無法前往就讀,這是她一生的遺憾。”
有時候坐在梁媽媽家的客廳裡我會發呆,因為她家客廳的牆上到處掛滿了老上海時期很多音樂界和電影界名人的相片,雖然都是黑白照但是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輕盈和自信。這些照片大都是朋友聚會或者是公開的酒會以及頒獎晚會等。看著照片中年輕美麗的梁媽媽讓我不覺腦中想起了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同時也不覺吟唱起了周旋的歌《花樣的年華》......
梁媽媽經歷了從民國到現在。曾今的一切悲歡離合,起起落落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漸漸遠去。那些曾經心痛的,開心的,放得下或放不下的種種過往也已隨著時間慢慢撫平。花樣的年華,月樣的精神,冰雪樣的聰明。美麗的生活,多情的眷屬,圓滿的家庭......


2015年2月14日情人節梅楣於美國舊金山匆匆數筆

梅楣的軌跡......

華裔職業流行歌手,中國廣東省流行音樂家協會會員。童年時被音樂老師發現有唱歌天賦,自始接受唱歌訓練,九歲開始登臺。十二歲考入蘭州市少年宮合唱團,接受著名聲樂教育家-王維雲老師的專業聲樂教授,從大合唱丶 小合唱丶 三重唱丶 二重唱丶一直到獨唱,歷六年嚴格訓練,悉心栽培。十八歲踏上職業唱歌生涯,大江南北到處登臺。從鄉鎮巡演的“大篷車”臨時搭的簡陋舞台到五光十色 丶金壁輝煌的大都會大舞台,大大小小數百個。每天換唱不同的歌,舞台劇與小品每兩天換新劇本,對藝人的要求非常高,不但能唱還必須能演,雖然壓力很大,但確豐富了人生閱歷與藝術造詣,早期歌路主要模仿鄧麗君,享有"小鄧麗君"稱號。

2006年出版第一張個人音樂專輯Hi-Fi碟《芒果清清》, 暢銷中國大陸、香港及東南亞等地。2007年榮獲中國世紀經典、廣東流行音樂三十週年《歌手成就獎》。同年移居馬來西亞發展,繼續演唱及教唱歌事業。並灌錄第二張專輯小調風格的《幸福感覺》。2008年在馬來西亞雲頂成功舉辦《懷念永遠的鄧麗君》個人演唱會。

2011年移民美國舊金山,近幾年醉心研究古曲、昆劇、三、四十年代等老上海流行音樂及中港台經典歌曲。 研習華夏古文化,探索古人意識,揣摩古人韻味。有幸認識多位良師益友,老上海時代紅歌星梁萍(王昭君原唱者),跟她學唱時代曲。聽她憶述昔日歌仙、歌王、歌后及姐妹們的風流逸事,個中滋味甜酸苦辣引人入勝,從而領悟人生哲理,獲益良多。還有老歌收藏家雷國權先生(細聽老歌話當年節目主持人),提供大量資料研究音樂,得益非淺。

2012年與本地年輕音樂人Love TKO合作,以青少年為對象,灌錄了第三張Hip Hop風格的音樂專輯《重逢》。

2012年加入喜緣樂社,至今已在灣區成功舉辦四場《重逢》《不了情》《王昭君》《西子姑娘》個人演唱會。